贾芸

偷情圣手贾芸

贾芸,姓贾,贾族第五代草字辈人,名芸,贾族芸芸众生中再平常不过的一员,芸又始生,又是贾家劫后复生的关键性人物。解读贾芸,对于《红楼梦》八十回后真故事大有裨益,多处脂批提到八十回后,芸哥对宝玉有大得力处,在贾家落败后,贾芸、红玉、茜雪等一班人正处扬眉吐气之时,念旧情结伴到狱神庙探庵,板上钉钉的故事。

贾芸,出身金贵,第二十四回“醉金刚轻财尚义侠 痴女儿遗帕惹相思”中,通过贾琏交代清楚,贾芸是西廊下五嫂子的儿子。通过泼皮倪二,点明贾芸是市井黑道人物心目中的绩优股,看好贾芸的发展潜力,低头示好,主动向临时有难的贾芸伸出橄榄枝,留后路,以备自己不时之需,多个保护伞,倪二是个聪慧的黑道人物,所以书里直称侠客,是江湖真侠客,书里另一侠客柳湘莲,仗剑走天涯,是庙堂里的假侠客。天不怕地不怕,被人撞到时破口便骂抡拳便打的醉金刚倪二,义正严词的黑道理论,当时也震住了窘境的贾芸,不得不收下不要利钱的银子,有了向王熙凤行贿的本钱,得到王熙凤的赏识和照顾,做成大观园移花种树第一桩买卖,以书中刘姥姥在螃蟹宴中提到庄稼人一年收入20两银子,贾芸承包第一笔生意少说可赚100两银子,从此咸鱼翻身,事后成为王熙凤麾下一员大将,承包大观园内各项工程建设。

18岁的贾芸到王熙凤面前谋事,把贾芸的心计、讨巧与机智写得活龙活现。年仅16岁的贾蔷到江南谋事,靠的是贾珍的权势,王熙凤为了协调荣、宁两家关系,主动示好。通过贾蔷、贾芸的谋差,也暴露了贾琏在家竟作不得主,对应第四回描绘贾、史、王、薛四大家族,冷子兴介绍王熙凤出场,贾琏竟退了一箭之地,王熙凤才是一锤定音的主,贾琏仅挂个名而已。贾蔷谋差,贾琏反对,王熙凤一句偏你又怕他不在行了。谁都是在行的?孩子们这么大了,没吃过猪肉,也见过猪跑。,摞倒贾琏。贾芸谋事,贾琏告诉他说:前儿倒有一件事情出来,偏偏你婶娘再三求了我,给了芹儿了。他许我说:‘明儿园里还有几处要栽花木的地方,等这个工程出来,一定给你就是了。’”跟芸哥打太极。待贾芸行赌后,凤姐冷笑道:“你们要拣远道儿走么!早告诉我一声儿,多大点子事,还值的耽误到这会子。那园子里还要种树种花儿,我正想个人呢,早说不早完了?王熙凤却批评贾芸绕弯路,直接找我就行了。终于谋得承包200两银子,到大观园种花种树的美差。

在贾芸谋事时,通过贾芸向开香料店的舅舅卜世仁赊冰片、麝香事件,貌似“不是人”外甥不认,贪婪小气,细细推敲两人的对话,贾芸回击卜世仁是句句在理、刀刀见血,话外音直接打肿舅舅卜世仁的脸。你看,贾芸笑道:“舅舅说的有理。但我父亲没的候儿,我又小,不知事体。后来听见母亲说,都还亏了舅舅替我们出主意料理的丧事。难道舅舅是不知道的:还是有一亩地,两间房子,在我手里花了不成?‘巧媳妇做不出没米的饭来,叫我怎么样呢?还亏是我呢,要是别的死皮赖脸的,三日两头儿来缠舅舅,要三升米二升豆子,舅舅也就没法儿呢!贾芸厉声质问卜世仁,我家的一亩地,两间房子,哪儿去了?被你舅舅借办理贾芸父亲丧事,变法弄掉,你不要当我小,我母亲把什么都告诉了我,换了别人,就这个事,天天都要上门要缠你,你到那里说理,你都理亏,幸好是我,没跟你计较。对不堪的舅舅、舅母,贾芸早说了几个“不用费事”,去的无影无踪了。到了家里,又不提舅舅、舅母不堪劣行,独自承受“不是人”舅舅的怨气,照顾母亲的感情,是个真孝子。历尽磨难、少年老成、圆滑处世的贾芸,英雄气概由此一斑,属大有作为的料。脂批“此人后来荣府事败,必有一番作为”,贾芸的好戏在后头。

贾芸的乖巧,看他与贾宝玉的交往,还在第二十四回,贾芸便笑道:“俗话说的好,‘摇车儿里的爷爷,拄拐棍儿的孙子’。虽然年纪大,‘山高遮不住太阳’。只从我父亲死了,这几年也没人照管,宝叔要不嫌侄儿蠢,认做儿子,就是侄儿的造化了。”金盘虽破分量在的贾芸,占着同宗的优势,与贾家来往也不少,足不出大观园的贾宝玉,在十三、四岁之前也见过贾芸,补书里的不写之写,宝玉笑道:“你倒比先越发出挑了,倒像我的儿子。”伶俐乖巧的贾芸成了贾宝玉的干儿子,要知道,贾宝玉在大观园居住的院子也叫“绛芸轩”,贾芸是书里唯一叫芸的人,而绛直通红,专指有病的玉,小红原名叫红玉,红玉是有病的玉,红玉是贾宝玉房里的小丫头,这小丫头又是天聋地哑一对二管家林之孝的女儿,绛与芸又有下死眼的爱情故事,谜中谜,案中案,环环紧逼,节节生险,其中谜团并未解开。

主流红学界普遍认为,贾芸与小红结成幸福夫妻。在贾家败落后,贾芸与小红带了茜雪一起去狱神庙探望王熙凤贾宝玉。林红玉又受王熙凤之委托,与刘姥姥等商议解救陷入青楼的巧姐

贾芸与小红有爱情故事,不假。还在第二十四回,这里贾芸便看字画古玩。有一顿饭的工夫,还不见来。再看看要找别的小子,都玩去了。正在烦闷,只听门前娇音嫩语的叫了一声“哥哥呀”。贾芸往外瞧时,是个十五六岁的丫头,生的倒甚齐整,两只眼儿水灵灵的,见了贾芸,抽身要躲,恰值焙茗走来,见那丫头在门前,便说道:“好,好,正抓不着个信儿呢!”贾芸见了焙茗,也就赶出来,问:“怎么样?”焙茗道:“等了半日,也没个人过。这就是宝二爷屋里的。”因说道:“好姑娘,你带个信儿,就说廊上二爷来了。”那丫头听见,方知是本家的爷们,便不似从前那等回避,下死眼把贾芸钉了两眼。听那贾芸说道:“什么‘廊上’‘廊下’的,你只说芸儿就是了。”半晌,那丫头似笑不笑的说道:“依我说,二爷且请回去,明日再来。今儿晚上得空儿,我替回罢。”焙茗道:“这是怎么说?”那丫头道:“他今儿也没睡中觉,自然吃的晚饭早,晚上又不下来,难道只是叫二爷这里等着挨饿不成?不如家去,明儿来是正经。就便回来有人带信儿,也不过嘴里答应着罢咧。贾芸听这丫头的话简便俏丽,待要问他的名字,因是宝玉屋里的,又不便问,只得说道:这话倒是。我明日再来。说着,便往外去了。焙茗道:我倒茶去。二爷喝了茶再去。”贾芸一面走,一面回头说:“不用,我还有事呢。”口里说话,眼睛瞧那丫头还站在那里呢。

把这段原文摘录在此,方便读者对着解读。在小红与贾芸的爱情故事中,是小红主动,贾芸有情,只听门前小红娇音嫩语的叫了一声“哥哥呀”,其时房中只有生人贾芸一人,倘若小红见生,男女授受不亲,完全应该回避才是,退一步也要等到有小姐妹来时,再一起问询打招呼,明显是小红首先对年青又眉清目秀的贾芸有好感。再从贾芸与焙茗的对话中,了解到贾芸的出身是本家的爷们,便不似从前那等回避,下死眼把贾芸钉了两眼。秋波直送,下死眼把贾芸钉了两眼,现代男女谈恋爱如下死眼钉两眼是什么意思!小红与贾芸也是什么意思!小红看中贾芸赖不掉的是下死眼钉两眼。到最后,贾芸听从小红明日再来的话后,眼睛瞧那丫头还站在那里呢。小红还站在那里的“还”字用得好,原本小红解释完宝玉今晚难等的理由后,按理应该走了,但她竟在原地做呆雁,忘了走了,小红完全被贾芸迷住了。小红、贾芸与贾宝玉的渊源恐怕还不止这些,不然,何来“绛芸轩”,而且“绛芸轩”三字是宝玉亲自书写,由晴雯挂上去,一网罩住贾宝玉、贾芸、红玉、晴雯袭人、坠儿,织锦其中,其意深远。

小红与贾芸有爱情故事,书里写得情真意切,后面牵涉到晴雯、坠儿,但是主流红学界认为小红与贾芸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结论,并不符合曹雪芹的创作本意。小红与贾芸属于偷情的典范,小红的夫君必不是贾芸,在书里也能找到草蛇灰线。

在第二十六回,回目的前半句是“蜂腰桥设言传密意。”谁在蜂腰桥,小红在那。传什么密意,小红通过传统戏剧丢手帕技法,传递私情蜜意。这里红玉刚走至蜂腰桥门前,只见那边坠儿引着贾芸来了。那贾芸一面走,一面拿眼把红玉一溜;那红玉只装着和坠儿说话,也把眼去一溜贾芸:四目恰相对时,红玉不觉脸红了,一扭身往蘅芜苑去了。紧接着,写道,原来上月贾芸进来种树之时,便拣了一块罗帕,便知是所在园内的人失落的,但不知是那一个人的,故不敢造次。今听见红玉问坠儿,便知是红玉的,心内不胜喜幸。又见坠儿追索,心中早得了主意,便向袖内将自己的一块取了出来,向坠儿笑道:“我给是给你,你若得了他的谢礼,不许瞒着我。”坠儿满口里答应了,接了手帕子,送出贾芸,回来找红玉,不在话下。以小红在书里的表现,有理由相信,贾芸进来种树时拣的罗帕,是小红故意丢给贾芸的,在第二十七回,也提到小红拿了物件给坠儿,不知什么物件,由坠儿再回贾芸,小红的物件并无一物,再大胆抽象想象一个小人,又怎么样解?哈哈!!

遗手帕,月老红丝,小红、贾芸两人情思切切,你眼一溜,我眼一溜,小红脸也红了,没有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小丫头坠儿客串中介,两人私情往来,并未见婚姻,当然,这不是小红与贾芸未能结成眷属的最有力证据。

小红与贾芸,民间称的相好之列的证据,来源于薛宝琴。在薛小妹的十首怀古诗中,有一首是提示林红玉婚姻道德品质。第九首,蒲东寺怀古。

小红骨贱最身轻,私掖偷携强撮成。

虽被夫人时吊起,已经勾引彼同行。

谜底:红麝串。我在新评薛小妹十首怀古诗中已作说明,这里为方便阅读,重复如下:麝香为雄麝之麝香腺中分泌物,干燥后成红棕至暗棕色颗粒,暗指红玉也是一个多情种,对雄情激素极为兴奋,留下红玉偷情的线索,留下的偷情往事关系政治问题,而林红玉心机无限,偷了贾芸的情,又没有暴露身份,她的私情,王夫人察觉到了,但王夫人又被她勾结住,坐到同一条船上,王夫人被红玉牵住鼻子走,两人勾结成政治命运共同体,命运休戚相关,王夫人还要想方设法为其打掩护。

如其他红学家所言,小红与情深意切的有情人贾芸结为夫妻,夫唱妇随,鼓琴瑟瑟,相伴走天涯,那来小红骨贱最身轻,把小红是贱骨头浓缩到诗里写实,而作诗正是曹雪芹最大的特长,他们两人不可能结成夫妻,后一句是“私掖偷携强撮成。”想来贾芸与小红的私相受授,留下了巨大的祸根,为什么不去追索一下小红戴了绿帽子的夫君是谁?如是薛蟠,又如何?

小红与贾芸的真感情并非夫妻之情,划归偷情,绕不开晴雯这道弯。大概过了一二年,17岁的小红被王熙凤赏识,收于网下。晴雯冷笑道:怪道呢!原来爬上高枝儿去了,把我们不放在眼里。不知说了一句话半句话,名儿姓儿知道了不曾呢,就把他兴的这样!这一遭半遭儿的算不得什么,过了后儿还得听呵!有本事从今儿出了这园子,长长远远的在高枝儿上才算得。一面说着去了。里面有一句你看不懂的话,什么叫过了后儿还得听呵!并用上感叹号,在八十回后,有答案。

第八十八回“博庭欢宝玉赞孤儿 正家法贾珍鞭悍仆。”小红催着贾芸道:“你先去罢,有什么事情,只管来找我。我今日在这院里了,又不隔手。”…说着,只听见小丫头从后面喘吁吁的嚷着直跑到院子里来,外面平儿接着,还有几个丫头们,咕咕唧唧的说话。凤姐道:“你们说什么呢?”平儿道:“小丫头子有些胆怯,说鬼话。”凤姐叫那一个小丫头进来,问道:“什么鬼话?”那丫头道:“我才刚到后边去叫打杂儿的添煤,只听得三间空屋子里哗喇哗喇的响,我还道是猫儿耗子,又听得嗳的一声,象个人出气儿的似的。我害怕,就跑回来了。”凤姐骂道:“胡说!我这里断不兴说神说鬼,我从来不信这些个话。快滚出去罢。”那小丫头出去了。在荣国府内,我们现在称之为食堂的柴房里,发出哗喇哗喇的响,小丫头还以为是猫儿耗子跑动发出声音,又听得嗳的一声,象个人出气儿的似的。这里对应晴雯“过了后儿还得听呵!”的答案,小丫头们听到是人出气“嗳的”一声,并没敢推门进去,肯定“嗳的,嗳的”一阵了。把个王熙凤吓坏了,倘若荣国府再出现傻大姐类似“绣春囊事件”,她脸往那里挂,再抄检一次荣国府,大事不糊涂的王熙凤,才会骂“胡说!我这里断不兴说神说鬼,我从来不信这些个话。快滚出去罢。

知晓“呵嗳”一声事件,除了王熙凤,还有平儿,几个咕咕唧唧议论了一阵的小丫头,虽然事件未公开捅破,但王熙凤暗中肯定会查清楚,小红骨贱最身轻的真相才暴露出来,而最后贾家落败,贾芸、小红、茜雪等得势,最可恨的是,贾芸、小红共同“嗳”的一声,“嗳”出一片新天地,我有个猜测,小红是清朝乾隆的生母,乾隆的出身地就在荣国府的煤房间,历史上关于乾隆雍正亲生的传闻,并非空穴来风。